據知情人士介紹,蔣尊玉可能涉嫌大運會工程腐敗、與地產商進行權錢交易。
萬慶良案牽出省委組織部原副部長林存德,林存德又牽出蔣尊玉
  【特別報道】深圳市政法委書記蔣尊玉落馬背後
  或涉及三方面問題:大運會工程腐敗、與地產商權錢交易、買官
  “他後來當了政法委書記,是一個極大的諷刺。這樣一個官員全無法律的概念,想怎麼弄就怎麼弄,在深圳這樣一個重視法治環境的城市尤其不適合。”
  “大運會工程里可操作的空間太大了,那個時候,幾乎每一天,蔣尊玉的辦公室,都是一屋子的人等著他簽字。”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郭芳 董顯蘋 ●上官麗娟|深圳、北京報道
  10月13日晚,一位在深圳經商的江蘇籍商人接到家鄉領導的電話,被告知:他們的老鄉,深圳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蔣尊玉當天被有關部門帶走了。
  11天后,這一消息在廣東省紀委監察廳網站得到了證實:蔣尊玉因涉嫌嚴重違紀問題,接受組織調查。
  截至目前,蔣尊玉成為十八大後深圳市落馬的最高級別官員。據熟知深圳政情及蔣尊玉的多位消息人士稱,蔣尊玉案或有可能牽出職位更高的現任和已退休領導。但這一消息目前未能得到官方的證實。蔣尊玉案亦無進一步的官方消息。
  據深圳熟悉政情的相關人士分析,蔣尊玉案或涉及三方面的問題:一是涉嫌2011年深圳大運會工程的腐敗;二是與地產老闆的權錢交易;三是向廣東省委組織部原副部長林存德進行利益輸送。
  今年9月底,已退休一年的林存德因涉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案被紀檢監察機關帶走調查。據媒體報道,萬慶良被調查時稱,為了在職務調整時獲益,向林存德進行了利益輸送。
  從公開的履歷看,林存德長期在廣東省委組織部任職,歷任科教幹部處處長、幹部五處處長、副廳級組織員,後官至副部長,分管地方幹部,工作範圍涉及地方領導班子的調整配備和幹部的職務任免、交流、待遇、退休等,退休前還主持了2011年廣東地級以上市集中換屆。
  有公開報道稱,2012年初,該輪換屆工作正式結束。20個市的40名黨政正職中,有30人系新任。而從廣東省副省長調任廣州市市長不到兩年的萬慶良,正是在該輪換屆中當選為廣州市委書記。
  多個信息源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萬慶良案牽出了林存德,林存德被調查後不久便供出了多位向其進行利益輸送的官員,其中包括蔣尊玉和茂名市委書記梁毅民。
  而從媒體披露的時間上看,蔣、梁二人幾乎是前後腳被紀檢監察部門帶走調查的——廣東省紀委在10月13日帶走了蔣尊玉,10月14日帶走了梁毅民。
  如今,蔣尊玉和梁毅民案發,均被疑向林存德輸送利益以在職務調整中獲益。
  由於林存德案的調查尚未結束,廣東省紀委亦未對外正式披露案情,但由於其身份敏感,林存德案的走向在廣東省官場頗受關註,是否還有更多的官員由此被牽出尚不得知。
  下屬眼中的蔣尊玉:全無法律意識,想怎麼弄就怎麼弄
  一位與蔣尊玉有過交往的江蘇老鄉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老鄉們因為蔣尊玉較講義氣,對他的印象普遍較好。“但內部人對他意見確實挺大。”
  在很多與蔣尊玉有過接觸的人士看來,軍人出身的蔣尊玉像是一個“沒文化的大老粗”,做事風格粗暴、霸道,但也確實膽大能幹,很有魄力,也很會與領導拉關係。
  一位接近蔣尊玉的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他親口跟我講,有一個洗腳城,別人拆不動,他親自找人來把它給拆了,他表現得很強勢。”
  蔣尊玉曾經的一位下屬向《中國經濟周刊》表示,“他後來當了政法委書記,是一個極大的諷刺。這樣一個官員全無法律的概念,想怎麼弄就怎麼弄,在深圳這樣一個重視法治環境的城市尤其不適合。”
  在他看來,蔣尊玉這樣的做事風格得罪了很多人,也因此一直有人在告他。
  深圳龍崗區大芬村的畫家們就一直在舉報蔣尊玉,大芬村的畫家陳浩東甚至高調公開與蔣尊玉“死磕”,“之所以將舉報公開化,是因為低調了可能更麻煩,據我瞭解,一些舉報人舉報的問題因涉及到蔣,已經被抓去拘留了。”陳浩東說。
  陳浩東在舉報材料中稱,時任龍崗區委書記的蔣尊玉為利用文化產業斂財,連續多次刻意打壓大芬原有油畫企業,並親自指示驅趕大芬油畫廣場商戶,致使一大批油畫企業被迫相繼倒閉,關停及搬遷。“他主政龍崗區的這幾年,大芬油畫行業遭遇了有史以來最黑暗的時期,好不容易占領的外貿市場全部失去。”
  在熟知深圳政情的人士看來,畫家們的舉報並不足以導致蔣尊玉的落馬,但不可否認,陳浩東們的公開“死磕”確實對蔣尊玉的聲譽造成了一定的影響,相關部門也對此進行了調查,但至今未有結果。
  蔣尊玉案發後,民間對他的舉報仍在繼續。11月上旬,在深圳市迎賓館,仍有龍崗區的村民向廣東省委巡視組舉報蔣尊玉。該村民告訴《中國經濟周刊》稱,蔣尊玉介紹來的開發商把他們的土地全划走了,其中存在許多違法違規問題。
  上述蔣尊玉的一位下屬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2013年,在蔣尊玉擔任深圳市政法委書記期間,“紀委調查了他一段時間,他收斂低調了很多,但那一次調查並沒有對他宣佈‘雙規’,大家都以為他沒事了,沒想到今年事發。”
  公開資料顯示,蔣尊玉1957年生於江蘇豐縣,19歲參軍;1983年11月,轉業至深圳市屬建築企業;1992年,調任深圳市規劃國土局工作;其後,曾先後擔任市政府副秘書長、水務局局長、人居環境委員會主任。
  2009年10月,蔣尊玉出任龍崗區委書記;2010年5月,晉升深圳市委常委,兼任龍崗區委書記;2013年1月,調任市政法委書記。
  深圳當地多位知情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蔣尊玉案或有可能牽出比其職位更高的現任和已退休領導,紀檢部門正在對相關人士進行調查。
  或涉大運會工程腐敗
  2011年,深圳市主辦第26屆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大運會主場館、大運村都位於龍崗區,一半以上的賽事在龍崗舉行。而這一切,均是在蔣尊玉主政龍崗期間完成的。
  深圳官場普遍認為,蔣尊玉的主要問題之一或涉大運會期間規模龐大的工程項目。
  據悉,深圳大運會龐大的工程項目中,標的額在億元以上的大型項目共有80個。
  深圳市審計局2012年底在其官網發佈的《關於深圳大運會財務收支及場館建設項目審計結果公告》稱,截至2012年9月30日,為舉辦大運會投入的資金共計139.96億元。資金安排用於大運會運行與保障支出44.90億元, 場館建設支出75.20億元, 配套項目支出19.86 億元。
  深圳大運會舉辦後,有多位官員相繼落馬。其中,深圳市原副市長梁道行於2013年3月被“雙規”。他曾擔任深圳大運會執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執行局局長,負責2011年大運會籌備組織工作。
  據消息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大運會在梁道行手裡揮霍了很多錢,世界上大一點規模的國家都去考察了個遍,而事實上這個人並沒乾成什麼實事。”
  至今一年多過去,梁道行案尚未有進一步的消息,當地官場對此極為關註。蔣尊玉落馬,很自然地也被當地一些官員懷疑其在大運會項目中照顧與其有交往的地產商參與工程,牟取利益。
  據一位與蔣尊玉家族交往密切的人士估算,在大運會項目中,由龍崗區主導的、蔣尊玉能說了算的小工程涉及金額有20多個億。“小到超市,大到城市綠化,基本上不經他允許是進不去的。”
  “大運會工程里可操作的空間太大了,那個時候,幾乎每一天,蔣尊玉的辦公室,都是一屋子的人等著他簽字。”深圳當地一位資深媒體人說,蔣的老闆朋友們太多了。
  在蔣尊玉眾多的老闆朋友中,較為著名的或為深圳某地產商。兩人之間的密切關係,從這些年當地官媒的報道亦可管窺一二:2011年3月,蔣尊玉和某地產商一起出席了位於深圳龍崗阪田華為科技城、建築面積超百萬平米的該地產商公司某項目的拆遷儀式;主政龍崗期間,蔣尊玉是華為科技城建設的主要推動者,而該地產商則是參與華為科技城建設及舊城改造的開發商;2011年4月,該地產商跟隨蔣尊玉回江蘇豐縣老家參觀考察,為當地招商引資助力;2012年8月,蔣尊玉、該地產商共同出席由該地產商公司主辦的某項目的奠基儀式。
  此外,據一位與蔣家人在生意上有交集的企業家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蔣尊玉通過他人持有深圳本地一家園林綠化公司的原始股,在該公司上市後套現,賺取了一個多億。
  蔣尊玉家族的生意,“幾乎什麼項目都想插手”
  據媒體報道,在蔣尊玉被抓之前,他的妻子和女兒先被有關部門帶走了。
  一位與蔣尊玉家族交往密切的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蔣尊玉的妻子開了一家皮包公司,主要做工程和投資,一年幾千萬上億的提成很容易實現。”據其介紹,蔣尊玉有主導權的大運會工程項目,不經蔣妻點頭,包工頭們是根本進不去的,“能參與進去的只是少數,這也得罪了很多潮州的包工頭。”
  “幾乎什麼項目她都要插手。”據上述與蔣尊玉家族交往密切的人士介紹,蔣尊玉與妻子關係早已名存實亡,兩人均有婚外伴侶。“蔣曾提出離婚,他老婆不同意,並要挾說,‘今天離婚,明天就把你送進去。’沒離成婚的關鍵是兩人在利益上已經一體化。”
  一位與蔣家人在生意上有交集的企業家向《中國經濟周刊》介紹,當蔣尊玉在深圳做官之後,他在江蘇老家的親屬大多移民到了深圳經商或做官。“很典型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位企業家舉例稱,“蔣尊玉的一名親屬,原本是農民,蔣尊玉出事之前,他在深圳一家工程公司打工,老闆給他配了一輛豪車,年薪大概200萬,也不用上班,主要利用蔣尊玉的關係介紹工程。”
創作者介紹

yfcxidfuxhdcp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