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巴里島和賡◆ 散木
  1947年10月,國共內戰進入關鍵時刻,蔣介石催促在國外的衛立煌回國,讓他去接替陳誠所擔任的國民黨軍在東北的主帥職務。迫於蔣的壓力,衛立煌只得就任。此時,趙榮聲已由安徽回到上海,他在南京時遇到了表兄張友鸞(《南京人報》報人),幫了幾天忙,卻遇到了叛徒袁曉軒。為了甩掉這個“尾巴”,趙又來到蘭州,找到時任甘肅省主席的郭寄嶠,郭安排他到西北日報社擔任社長。1949年,蘭州解放前夕,蘭州學生髮動了小分子褐藻醣膠旨在反對內戰的學潮。當時郭寄嶠擬武裝彈壓,幸虧趙榮聲從中周旋,向郭寄嶠力陳利害關係,終於和平解決,避免了一場流血事件。
  4.“餐飲連鎖總部設備右派”經歷
  新中國成立後,趙榮聲被安排在工會系統工作,最初擔任全國總工會文教部負責新聞發佈的工作。由於他沒有任何介紹信或可以證明自己是黨員的證件,全總機關借錢的黨總支讓他寫簡歷交組織審查,但趙認為自己奉命做統戰工作十餘年,衛立煌卻以“東北剿匪總司令”身份成為戰犯,又逃往香港,他自感有負黨的囑托,沒有完成黨的任務,也沒有任何成績,所以只寫了一份檢查,而黨總支也沒有承認他的組織關係。此後,趙榮聲被調到工人日報社工作。反右運動後期,由於趙榮聲卧底的那一段歷史處於秘密狀態,無人知曉,在反右運動的重災區工人日報社,他“理所當然”地被劃為“右派”,下放山東,實行改造。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趙榮聲得以恢複名譽。離休前,趙榮聲是中國工人出版社的副社長。1995年,趙榮聲因病去世。
  謝情趣用品和賡:紅色秘書的特別潛伏
  謝和賡,1912年生,廣西桂林人。他是一位更具傳奇性的人物,當過許多人的秘書——馮玉祥的秘書、吉鴻昌的秘書、李宗仁的秘書、白崇禧的秘書,甚至是蔣介石大本營國防會議的秘書,以及國民黨中央軍委的秘書,等等。說到他的卧底經歷,還要提到他的二哥謝鐵民。謝鐵民是廣西中共黨史上的著名人物,是廣西學生愛國運動的領袖,在1927年蔣介石實行“清共”時英勇就義了。哥哥的影響和遭遇讓謝和賡很早就確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1.奉命打入桂系勢力上層
  謝和賡早年在北平中國大學讀書。1932年底,面對“九一八”事變之後的國難,他毅然投筆從戎,奔赴察哈爾抗日前線。翌年3月,他經馮玉祥部隊中的中共人士宣俠父的介紹,秘密加入共產黨。在抗日同盟軍中,謝和賡是一個三等兵。由於表現出眾,他被吉鴻昌委任為上尉秘書兼司令部教導隊教員,還先後擔任過馮玉祥和吉鴻昌的秘書。
  察綏抗日同盟軍失敗後,黨組織派謝和賡潛回廣西,打入桂系勢力的上層,宣俠父也隨同謝和賡去對桂繫上層進行統戰工作。行動之前,中共北方局向謝和賡交代了工作原則:一、站穩腳跟,調查和研究桂繫上層的軍政情況;二、設法爭取接近李宗仁、白崇禧;三、秘密開展發動全國抗日的宣傳和鼓動工作;四、每月或兩個月寫信給天津吉鴻昌(其時已秘密加入共產黨)的飯店經理,隨便說幾句無關緊要的話,不用真名,作為與組織的聯繫方式。當時謝和賡的代號是“八一”,他只與宣俠父保持單線聯繫,直接受周恩來和李克農的領導。
  在南下前,謝和賡手持吉鴻昌的信函,上泰山拜見了馮玉祥,馮玉祥也為謝和賡寫了一封介紹信。馮玉祥還答應給李濟深寫信,請李濟深向李宗仁和白崇禧推薦謝和賡和宣俠父。此前桂系在崛起和反蔣的過程中曾得到過馮、李的支持和幫助,於是看了他們的介紹信之後,李宗仁和白崇禧便對謝、宣有了一定的信任,決定留用二人。
  1934年冬,謝和賡被派任廣西工商局研究員及建設廳工商科一等科員。不久,他起草了一些計劃和章程,其內容基本迎合了當時桂系標榜“自治、自衛、自給”的所謂“三自”政策,受到李宗仁和白崇禧的嘉許。隨即,謝和賡被授予一枚第五路軍總部的特別出入證章,憑此無須經崗哨通報,便可隨意出入李、白的住處。謝和賡感到時機已成熟,遂多次向李宗仁和白崇禧推薦同來的宣俠父,稱其此前在黃埔軍校以文武雙全著稱,又擅於做聯絡工作。於是,宣俠父被委任為廣西綏靖公署上校咨議。謝和賡和宣俠父在桂系站穩之後,常常在工作之餘去邕江江畔的臨江花園秘密接頭,彼此交換對時局的看法,商量應對之策,並向中共黨組織彙報有關情報。
  2.建議白崇禧接受蔣介石“共商抗日大計”的邀請
  1937年8月2日,蔣介石電邀白崇禧赴南京共商抗日大計。當時鑒於桂系與蔣介石嫡系的歷史恩怨,以及對形勢的判斷,李宗仁等反對白崇禧應邀前往,白崇禧舉棋不定。謝和賡連夜寫信報呈白崇禧,建議白崇禧應以民族利益為重,迅速赴京,如此才能實現全面抗戰,而桂系也如此才能打出廣西,並提高在全國民眾中的聲望。白崇禧讀信,深覺其言之有理,遂決定如約飛赴南京,並要求謝和賡一同前往。
  中日大戰在即,白崇禧赴南京就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副參謀總長,謝和賡則被白崇禧任命為其身邊的中校機要秘書,職責系處理日常文件和函電。不久,白崇禧又推薦他就任大本營國防會議秘書,其職責為在秘書長張群手下進行國防會議記錄和辦理相關事務。是年10月,日軍業已開始向南京迂迴靠近。謝和賡根據敵我綜合情況,總結抗戰以來的正反經驗,寫成一份建議書——《全民性全國軍事總動員綱要》。建議書寫就後隨即通過八路軍駐南京辦事處李克農將文章轉呈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同時報呈白崇禧。白崇禧讀後大加贊賞,並採納了其中的一些意見,將其歸納為後來流傳為抗戰名言的“積小勝為大勝,以時間換空間。”李宗仁得知後也贊不絕口。不久,謝和賡又被破格提升為上校。
  11月,淞滬會戰國民黨軍失利,上海淪陷,隨即日軍急攻南京。就在南京淪陷之前;謝和賡隨指揮部開赴戰時臨時首都武漢。
  在武漢時,白崇禧又讓謝和賡寫了一份《軍隊政治工作與群眾政治工作之關係》的講演稿。為此,謝和賡找到了李克農,請求黨組織提供相關的材料,隨後謝埋頭研究和起草,寫成後又經李克農轉交周恩來審閱。周恩來隨即認真審閱,併進行了較大的修改,主要是以白崇禧軍訓部長的口吻,避免了在政治訓練的原則和方法方面與中共過於相似。不久,根據這篇謝和賡起草、周恩來修改的講演稿,白崇禧向其部師以上幹部和師級政工人員進行了訓話,產生了良好的反響。
  3.在桂林和美國
  1938年10月武漢淪陷後,謝和賡隨第五戰區司令部撤往廣西桂林,此時,由洪深、金山率領的上海抗戰演劇二隊也來到桂系所轄的第五戰區宣傳,而此前該隊在南京時,謝和賡曾奉命探望,他對演劇二隊的人員已非常熟識,特別是對隊中的女主角王瑩,更是別具情懷。  (原標題:國民黨高級將領機要秘書中的三名中共秘密黨員(2))
創作者介紹

yfcxidfuxhdcp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